爱与信仰的TSp,曜千保护大使。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那些年家里互相乱搞其乐融融的小号们1

·私设上线.一切为了突破天际的脑洞

·借了亲友家孩子们客串.名字我都改了.如果正好改成你们认识的人……那我也挺厉害的()

·其实只是图力实在挤不出来但还是想记录下自家孩子的梗(你)

·尽量无bug

·剑三网游背景

·文笔不好.画风时对时不对

·瞎搞(。)

·我是羊厨

·我是羊厨

·我是羊厨

·……注意事项太多了愁(。)

·ok?


即便是习惯了华山上终年积雪的寒冷环境,也不能代表全身浸泡在老君宫旁边的水潭中就有多微不足道。

沈楚容狠狠地打了喷嚏。

任凭自己浮在水面上只露着脑袋和上半身,他抽了抽鼻子一把抹去了脸上的水,重重的叹气。

至于他为什么会像个神经病一样窝在冰水里不动换,是因为小姑娘——大概是沈楚容背后的玩家——自从把他卡在这儿出不去以后已经两个多星期没上过线了。

他只好默默的蹲在水里不动,深藏功与名。

这也就是百无聊赖的陆云青在晃荡到纯阳宫无意看见这幅景象后没忍住噗的笑了出声的原因。

然后他就被瞪了。

"……抱歉,我并不是……"

陆云青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耳边垂下来的几缕黑发,对面的纯阳道子已经半天没理会过他了,他还想问个路呢。

想着在人正尴尬的时候,自己这举动确实是有点火上浇油的意味,对于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来讲,对方对自己的好感度估摸也已经降了大半儿吧。

"……没事。"

然而沈楚容看见他脸上带着的歉意后,反而有些上不来火了,沉默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轻声道。

这让陆云青有些意外,但既然人家都表示不计较了,自己何必再没事挑事呢?于是他向前迈了一小步,运起小轻功轻盈的跃起,正落在沈楚容旁边的那块岩石上,冲着仍坐在水中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他的纯阳道子弯起眼眸,尽量让自己的笑容和善起来:“那么道长不介意的话,可否让在下助你一臂之力离开这冻人的池子,来弥补方才不敬之举?”

沈楚容被对方的一系列举动弄得有些发愣,他觉得自己与这位过路人毕竟也不过是一面之缘,而那边却是一副跟他很熟的样子,这让他着实有点不自然,但抬头看着一身破军拓印装扮的明教弟子颇诚意的表情,又开不了口了,思索了一下,还是抿抿唇柔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呃……施主不必如此……贫道还是不要随意走动得好,施主应该也明白的吧?”

“哈哈哈,道长说得是。”

他这相当认真的回复让陆云青不禁又笑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不再带丝毫促狭的味道,倒惹得沈楚容无端生出了些羞臊,便不做声的偏开了头盯着水底清澈可见的碎石,仿佛出了神。

陆云青见他这明显不愿再谈的姿态也不恼,更不戳穿对方,反而满不在乎的拍了拍下身衣摆就地打起坐来。

这一下困扰了已经禁不住水寒而轻轻发起了抖的纯阳。

虽然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因此害了伤寒或什么病症,但这感受终究还是真实得让人不得不尽量去避免。

于是他闭起眼睛,放缓吐息,尽力放松感官使之麻木以减轻水流的冷冽。

然而就在他几乎要成功放空大脑时,身旁冷不丁传来一声悠悠的呼唤:

“沈道长——”

沈楚容心下一惊,思维突然被拉回现实,身体猛地被刚刚开始适应的水温激得颤了一下,等到他还不容易缓过劲儿来,只顾得上转过头惊愕的看向依然盘腿坐在旁边石上,却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的明教,张了张嘴,犹豫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虽然资历还不厚,却很笃定的记得在玩家下线后角色头顶的信息也会默认消失,然而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人……

“我当然知道沈道长的名字呀。”

陆云青仍是那副礼节性的笑脸,而与之不符的是他轻轻抬起绕上纯阳道子一缕墨发的手指,“我倒是惊讶,道长不认识我呢。”

他这话讲得莫名其妙,可沈楚容却硬是觉得,听他这么一说,自己还真的就对面前人涌起了几丝淡淡的熟悉感,以至于他甚至忘记躲开他并不太规矩的举动。

但陆云青很快就将手收了回来,转过身面对着皱起眉像是在努力思索着的道子,抱臂轻轻笑了一声:

“我本就是想来看眼小姑娘一时兴起开的小号是位怎样的人物,却不想是只单纯的羊羔啊。”

TBC

只有喵哥出场的时候画风才会这么正(s hén)统(qí)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