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已经与小原鞠莉喜结连理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论我为什么要在自己删号以后特地想个梗来虐自己

"对不起。"

近聊窗口弹出的消息让已经被操纵着原地打坐了很久的沈楚容愣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发出者是"自己"时,下一句话已经跟着蹦了出来。

"说好把你练起来的……我可能已经没那个精力了。"

……咦。

"抱歉……"

接下来的时间他都做了什么事,沈楚容已经顾不上去一一记忆了,他只知道一向不怎么上自己这个号的玩家这次破格用他用了整整一个晚上,不论是门派日常,甚至连之前只开了个头的主城任务都一次性清了一半。

看着自己的等级从停滞了很长时间的28慢慢变到了35,他想自己应该是开心的。

可事实上他没有。

他知道自己的操作者是个好奇心极其旺盛并且手比脑快的人,几乎把各个门派都玩儿了一遍,也从不埋怨他放着明明是第二个建好的却在整个账号里等级一直最低的自己不管。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一种源自内心深处的信任。

他直到现在都记得第一次睁开眼时,伴着尚是一派和平的稻香村的空气中好闻的花香,也是近聊窗口上"自己"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这次脸捏得还不错……以后就一起努力啦道长。"

作为一个游戏角色,最幸福的事不就是被操纵着畅游在这虚拟的江湖中吗?但即使是除此之外别无所求,老天爷也不愿意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失落,空虚,无助,原本就是用单调的1和0组成的心,此时竟隐约涌上了这样的感情,并且渐渐的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就像对方所说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初次接触这个游戏充满干劲的纯新手,他开始力不从心了,也逐渐意识到应该认真起来了,而认真的第一步,便是收回心思,重新捡起自己第一个也是感情最深的号,玩儿进去。

沈楚容是开心的,为自己的操纵者的成熟,但随之攀升的疲惫感却也无可避免。

——————————————————

……写到一半被自己的智商虐得写不下去了,对不起道长,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删号要延后7天,却不知道20级以下的号是秒删的。别问我为什么在文里写的35级,我只是想突现一下我升级快()

评论
热度(6)
  1. 与子同裳花江_タケカ 转载了此文字
    删铁笛号的时候回了天策找了朱军师找了杨宁大大找了曹雪阳找了徐长海找了君傲城,逛了一趟青骓牧场,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