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已经与小原鞠莉喜结连理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是谁给了你们明唐明官配一样的自信(作者有心病)

唐逐不怎么擅长应付整天温温和和,嘴角老是挑着微笑的人。

比如说当初拜别师门独身游历,中途却突然被叫了回来接受试炼时,负责火机关试炼的唐焱师兄,他笑眯眯的踩着调皮不成反被抓住的师兄弟的那副光景,直到现在想起来都只让唐逐不寒而栗。

这也不能怪他,只能说他幼时被自己的亲姐姐捉弄得阴影太重了。

说到这儿,唐逐表示他真的不想拆穿唐趣温柔稳重的笑容下一颗无法形容的心。

大概就是这样的种种原因,使得现在每当他遇见陆云青的时候,一定是避之而行,或者只点头示意便快步离去。

但这种局面也没能安稳的持续下去多久,更何况是像陆云青这种对于别人怎么看自己还挺在意的人。

有一天他被陆云青给堵了。

他抱着机关小猪站在原地复杂的看着面前抱着桃桃神情也复杂得跟他一比的陆云青,斟酌了半天也没憋出个词儿,然后两人互相瞪着对方沉默了良久,终于是陆云青先败下阵来叹了口气,向前迈出了几步离唐逐又近了些,才稍微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唐逐……我觉得有些事,咱俩得给个解释。"

"……"唐逐不说话。

"这么直接跟你说吧……叶篮水问我,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

啪。陆云青觉得唐逐在他脚下放了个暗藏杀机,他有点方。

"……你不是单修鲸鱼吗。这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有点麻烦。"

"我觉得我现在比你还麻烦。"唐逐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以他对叶篮水的了解,现在这个事儿至少已经在藏剑山庄传过一个来回了。

"所以你得说清楚。"陆云青说到这儿又叹了口气,他眉眼本就生得精致漂亮,衬上这般无奈的样子倒更是耐看,"你这些天,为什么躲着我?"

……

别说得我们好像很熟行吗?唐逐又翻了个白眼。

"这不重要,你也别问了,我知道怎么解决这事儿,你不也一样?"

闻言陆云青倒是笑了,漫不经心的拎着兜帽重新扣回头上,慢悠悠的开了口:"我要不是被逼着也不会来找你了,走走形式而已,你又不是没看见云莺在我身后那边那树后面隐身失效多久了。"

"别这么卖师妹好吗。"

"彼此彼此。"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觉得唐门跟明教一定要在一起,各种意味上。"

"……你以为我好过吗,你知不知道上次我到唐门来给你送丸子时看见一个丐哥带着个秀秀站在那儿,我忍住脸红心跳正欲上前勾搭就看见那个秀秀近聊发了句'省省吧,我真不理解你干嘛来唐门蹲喵,来这儿的喵都是来蹲炮的啊',结果我连挽留都还没能出口就看见那个丐哥悲痛的带着秀秀双飞走人了,不留下一条鱼干。"

"……你还有理了,就你给我送丸子那次,正好有个道长过来跟我问路,我刚说了句'道长你可是迷路了需不需要我……'你就好死不死的过来一勒我脖子把我一波带走了,你懂吗?那是羊啊?那是我在纯阳呆了一天都抢不到的羊啊?你知不知道唐羊的辛酸?"

"看到你这么可怜,我就放心了。"

"滚。"


后来两人分别去丐帮总舵和纯阳太极广场蹲了一天,流言终于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平复了下来。



END

——————————————————


其实只是一个作者的辛酸(没有)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