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已经与小原鞠莉喜结连理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脑洞并不是我写它的目的

随着手中剑被打落在地“咣当”的响声,对面传来藏剑带着笑的声音:“你输了。”

“……”沈楚容不吭声,只弯腰捡起地上的剑,拿在手中抬眼看他。

“这么多年未见,还是一点长进没有啊。”

沈楚容的眉梢小幅度的抖了抖。

“我本还挺期待能跟你好好比试一场,这有些不给面子吧?”

“……”

“所以啊你看,你是不是应该补……”

“闭嘴,差不多得了。”

看着面前人自顾自的越说越得寸进尺,沈楚容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他,语气中含着深深的无奈,“你又不是不知我修的本就不是剑术,今日答应陪你试试新得的轻剑便不错了,你倒好,还耍起嘴皮子了。”

“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不禁逗嘛。”叶篮水自知理亏,只得笑嘻嘻的上前两步一手揽过人腰,将下巴舒服的搁在他肩膀上,毫无诚意的赔着不是,“哎,好道长,别生气,别生气。”

沈楚容皱了皱眉,却也没一脚把人踹开,只是自鼻中发出一声轻嗤,便不再说话。

“真生气了?”叶篮水抬起头,一贯漫不经心的神色中隐隐能看出几分慌张。

“……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肚鸡肠了。”沈楚容气不起来反倒笑了。挑着眉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伸手将扒在自己身上的藏剑推开了些,而后主动上前搂住了他的脖颈,声音因脸埋在人颈窝里而显得有些发闷。

他说:“刚才忘记说了,欢迎回来。”

叶篮水原本被他这番异常的举动弄得发愣,听见这句话时却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低头看见纯阳宫纷扬的雪落在他的道长披散的乌发上,不由得收紧了环着道士腰的手臂:

“嗯,我回来了。”



































“怎么没穿朔雪套来,不许进屋。”

“…………………………………………QAQ”

————BAD END————

然而当我得知认识的二少大多不喜欢自己的朔雪大马尾时,作为一个忠实的痴汉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说着哭晕在地板上(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