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曜千保护大使。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刀剑乱舞】世外桃源01


标题就只是个标题而已系列(。)

如题的梗,脑洞清奇,慎入,慎入,慎入

长男和三男分别是两个大洲(划掉)本丸的审神者的设定,六兄弟设定不变,如果不能接受请一定慎重

主速度松(oso x choro),在此基础上的刀审和其他cp可能

小学生文笔

作者是个修罗场狂魔(闭嘴

以上都OK的话???






01


"鹤————丸————!!!"



突如其来的怒吼打破了早上难得的清静时间,但作为本丸每日必有的惯例现象,听到这个动静的人都只是顿了一下就没事儿人似的继续干自己的事了。

而引起事头的罪魁祸首此时正单手托着腮盘腿坐在矮屋顶密密麻麻的瓦片上,一边迎着阳光一边还哼着不成调的曲子,非但不担心自己待会儿会遭受什么腥风暴雨,甚至还在那声充满了愤怒的大喊传来后笑出了声。

"鹤丸殿下真是热衷于欺负主上啊,我都快看不下去了——虽说主上每一次的反应确实都很有趣啦,哎,药研,你觉得呢?"

"别看,别想,别听。"
被叫到名字的药研藤四郎头也不抬的驳回了乱藤四郎企图挑起的话题,最后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居然被同样的把戏耍了两次,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哇!等等、冷静点,就算是刀也是要毁容的啊!"
终于从房檐上跳了下来准备直面爆发源的鹤丸国永,在推开审神者屋门的一瞬间又猛地扶着门框后仰身体躲过了一记沿着抛物线轨道正冲面门的不知名飞行物,直到那东西砸落在木质的长廊地板上发出"砰"的一声后才捂着胸口一副夸张的表情惊魂未定的开口,向屋内投去的目光却还是调笑得很,也不在乎他面前整件事情的最终受害者正咬牙切齿的捶着身下的榻榻米后悔刚才扔笔筒怎么没再瞄得准一点。

松野轻松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距离自己的桌子不远处的地上,本就松松垮垮的套在外面的浅绿色浴衣从肩上滑落了一半,穿在里面的衬衫也由于冲击微微的发起了皱。在他身后有一条几乎与周围颜色混成一片的细绳被绕过桌角一端拉得紧紧的绑在了另一边的柜子腿上,这也是他这一跤摔得无比结实的重要原因。
他欲哭无泪的抬起头对正靠在门口欣赏着自己成果的白发金眸的近侍刀怒目而视,忍不住思考起当初是怎么被这一袭白衣惊艳到做了把一队队长交给他的错误决定的。

以貌取人果然是不可取的啊,……嗯,以貌取刀。

尽管这种被鹤丸国永美其名曰"多活动活动有助于身体健康"而每天都会上演的小插曲在松野轻松看来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身为当事人之一,还是被欺压的那一方,这也不能代表他就已经默许或是习惯像这样被戏弄了,虽然对方是个以恶作剧为乐根本没法讲道理的人,……刀。
不过这一点也直接导致了松野轻松虽然恨得不行却也只能对此表示无可奈何,最终的结果还是顺其自然放其自行了。

就在他差点要陷入深思时,无意间一抬头却发现本来还在门口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此时正同样若有所思的瞧着他看,顿时引起了他强烈的警惕心。

"……你干嘛,别靠过来。"松野轻松说着又往后挪了挪。

"不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你还准备趴多久再起来。"闻言的鹤丸国永耸了耸肩把手一摊,很是无辜的说道。

这句话却让还保持着最初姿势的松野轻松猛地反应了过来。
如果说刚刚摔倒时没有立刻起身是因为被强烈的羞耻感笼罩着而一时不想动弹……那么因此一不小心忘了起来这件事就他妈很尴尬了。于是他赶紧撑起上半身,胡乱把衣服该拉的拉好该拽的拽齐,然后面无表情的拍拍裤子装作无事的站了起来,即使事实是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要耻到爆炸了。
然后他低下头,始作俑者正一脸欠揍的和他对视着,只不过肩部微微的颤抖暴露了他其实还在憋笑的真相。

"……我明天白天一定要放你去远征。"

"是吗,前两天也不知道是谁抱着我的腿哭着说在把三日月带回来以前再也不换近侍了,明明大伙儿还都在场呢,真大胆啊,哎,还是说酒后吐真言?"

"……"

就在松野轻松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身后桌上传来的震动声成功的压制住了场面。
鹤丸国永向他做了个请便的手势,眼神里却还是满满的调侃,于是他深吸一口气,顶着近侍让人火大的视线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拿起手机只瞥了一眼就接了起来。

"喂?——"

他暂时不是很想吐槽为什么这个不知道算是什么异空间的地方会很普通的有信号,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也让他顾不上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喔!终于接了吗,轻松你这家伙可真慢啊,难道说在偷偷的撸吗?]"

"……哈?!怎么可能啊。"

"[别害羞嘛撸松,我知道你觉得本丸会比较安全,没关系,哥哥能理解。]"

"一点也不安……不是,谁是撸松了?!而且就说没有了!你到底理解了些什么啊!"

"[是是是——好好好——啊啊、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切入正题吧。]"

"……这话你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怕发简讯你看不到所以哥哥我就很负责任的直接打电话过来啦,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可靠?]"

"完全不,逻辑都不通,有话快说。"

终于意识到不能被牵着鼻子走的松野轻松选择了无视对方丢过来的槽点。

"[呜……无情的弟弟。就是想跟你说一声,今天估计会有些处理不完的事情,晚上你如果要回去就不用等我啦,就这样。]"

"欸?什么事情?这么急吗?"

"[没有哥哥的陪伴果然会觉得寂寞啊,轻松君。]"

"……我没说过那种话吧?!"

"[总之就是这样啦,哎,哪里,才一晚上而已。不要太想我啦轻喜撸!那就先这样吧,晚点见。]"

"谁啊那是?!你……"

话还没说完对面已经擅自挂断了电话,松野轻松气得想摔手机,最后还是出于心疼只把它重新扔回了桌上,结果转头就看见鹤丸国永已经靠上了桌子的另一侧,双臂交叉在胸前一副饶有兴味的样子。

"兄长?"

"……嗯。"松野轻松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其实不是没跟刀剑们提到过自己有胞胎兄弟的事,只不过就像他们自己所说的,每天跟五张一样的脸生活在一起实在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资本,正相反,还挺让人困扰的,因此他都只是一笔带过就不再细论。
然而由于意外和松野小松获得了相同的身份——作为日本历史上众多名刀的新主,引导并支撑他们击退企图改变历史的敌人的审神者这一中二感爆棚的职务,使得他的一笔带过中不得不出现了一个特例,也就是这个每天志在以各种形式骚扰他乐此不疲并且其频率不亚于鹤丸国永对他的恶作剧的长男。

"怎么说呢,你们兄弟关系可真好啊。"鹤丸国永毫不见外的翘着腿坐在桌面上冲他挑了挑眉,换来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

"并不好好吗,只是我单方面的被剥削着而已。"

"哈哈哈,这样啊。"



口是心非的小子。

看着对方皱起的眉头下方泛着微红的脸颊,鹤丸国永支着下颌眨了眨眼,眼神忽地就晦暗不明了起来。





"啊——累死了……"

松野小松仰身躺在身后的地板上,吐了口气大声的抱怨着,手中原本拿着的一大叠白纸也应声散落了一地。

跪坐于一旁的三日月宗近见状,掩着嘴不住的轻笑出声,随后动作柔缓的将他附近那些个纸张一一拾起,再挨个把它们整理好了,重新放回了桌上,同时微微垂首望向松野小松,一双含着新月的眼睛弯出好看的弧度。

"这可不行哪,主上,依着您现在这个进度,怕是过了今晚也完不成了吧。"

"所以我才找你来帮忙嘛,三日月。"

松野小松挣扎着坐起身,回以对方一个无赖感十足的笑容。

"哈哈,跟我这个老爷子撒娇吗?不过处理政务和日常事务之类的活儿我可并不擅长呢,还是交给长谷部或者一期一振更为妥当吧?"

"话是这么说,你可是我钦定的近侍,对自己有再点信心如何?而且啊,近侍也没道理不来协助审神者的吧,嗯?"

"哎呀,那是自然。"三日月宗近温顺的低下眉眼,嘴角的笑意却也丝毫未减,"若是主上所愿……那么宗近定会尽微薄之力,助您以偿。"

松野小松闻言,颇为满意似的轻轻探出两指将他的脸抬起,却没再接话,反倒转头看向了拉开了半边的和式门外亮丽的春景,平淡下来的视线中浮动着别样的情绪。


三日月宗近将之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只是同往常一样意味深长的笑着。


TBC


大概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的设定,咳,轻点儿打(。)

字体一不小心都加粗了……我的锅,我背,义无反顾😂

更新速度可能会比较慢,总之祝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