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曜千保护大使。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狂い月(短渣,冷门控自我满足向,剧透严重)

“——我去找人来帮忙啦,我一个人不是也打不开吗!”

“唔......那、那,你要快点回来哦!我一个人在这里,超可怕的......”

“放心吧,马上就回来!”

“......嗯,约好了!”

“约好了!”

“绝对、绝对要快点回来哦!”

......

......

......

“————翔。”

......

“————满!”

“......唔。”

神崎满睁开眼的时候,正对上的是新岡梓纱嘟着嘴很不高兴的表情。
他眨了两下眼,才使得视线从刚才的睡意中变得清明起来一些。

“怎么?”

"什么叫‘怎么’啊!真是的!不是说好了午饭时间过后一起去社团活动室递交上次活动的报告吗,结果我一进教室就看见满你居然——居然睡着了!太过分了!"

“啊......啊啊,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呢,抱歉啊,梓纱。”

“哼,亏你还知道悔改,——等、换什么姿势接着睡啊!快点走啦!”

无奈的从背包里翻出很早就完成了的报告,满揉了揉被压得有些翘起的刘海,撑着桌子站起身,跟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的梓纱。

又是那个梦。

满面无表情的回忆着。

自从上次的洋馆事件之后,渐渐恢复了最重要部分记忆的他经常会梦到那件事,梓纱和进虽然也不止一次表示过对他不太好的脸色的关心,但只有满自己知道,他并非是被这段不想记起的过去折磨得心力憔悴才会如此,只是单纯的被频繁的梦境搞得睡眠质量低下而已——倒不如说,他根本就不是觉得愧疚,毕竟现在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当然,他也没打算把自己的孪生兄弟其实早已过世的事实告诉别人过,对梓纱和进也没有。

虽然当初只是恰好有了契机而一时鬼迷心窍,但那个人——现在还称之为‘人’或许不太合适了——大概已经全部都知道了吧,前因后果,全都。

明明是曾经那样宠爱的亲生兄弟,到头来却还是被那点可怜的,难看的嫉恨心理给比了下去,还遭反咬一口,真是,太可悲了。

满想着,扯了扯嘴角。

......真的是,太可悲了。

“多傻啊,哥哥。”

“是呢。”

黑发的青年倚着由于前些日子的大火而早已所剩无几的断梁,借着明亮的月光把弄着手中的剪刀,将过长的刘海修剪得不再妨碍视线,这才呼了口气,顺手将剪刀搁在一旁。

抬头将目光对准悬挂在夜空中残缺的弦月,短暂的沉默后,他轻轻笑了笑,

“真的是,傻得不行的哥哥,对吧。”

“翔。”



我的初衷是卖安利,但是一不小心剧透得太欢了………还是算了,冷门年上控,同好抱紧我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