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曜千保护大使。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还是狂い月的脑洞(短渣,私设,存在剧透)



“嘭——”

突然的重物落地声响让神崎满猛地停下了走下楼梯的脚步,下意识的回头向声源方向看去。

“难道是……啧,那家伙,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吗。”

这下可麻烦了,得赶快才行。

神崎满咬了咬牙,沿着楼梯加快速度向下跑去。

记得一楼玄关的柱子上贴着整个楼层的俯视图,有必要重新设计条更便捷的路径了,不然正面迎上那个疯子的概率,绝对不会仅仅是大于0而已。

像刚才那样的能够侥幸逃脱的机会,毕竟不是每次都会有的,更何况他现在完全是手无寸铁的状态,简直可以说是最糟糕的境况。

绝不能在这里功亏一篑。

“到了,地图是在——嗯?”

一边这样想着,一层的地板已经近在眼前,然而正当他环视四周寻找贴着地图的柱子的同时,却在最后一阶楼梯上再次顿住了步伐。

……进面前的,是谁?

无意的回头正好将视线扫过墙角,映入眼帘的原本应该只有先前被自己搬到那边的昏迷的皆川进而已,现在在他面前却还蹲着一个人,虽然隔着些距离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但从轮廓也可以肯定,那的确是个人。

而且,还是一个令神崎满颇感熟悉的背影。

“……翔?”

在疑惑之际,满的嘴却先于大脑出了声。

那个人影在听到这声呼唤时明显的动摇了一下,过了半晌才站起了身,慢慢转过身来,于漆黑的环境笼罩下看不太清楚的双眸在与他的视线相对后,终于渐渐的明朗起来。

“……嗯。”

他轻声感叹道,但也仅仅是这一声,就让神崎满错愕地愣在了原地。

“好久不见。”

人影慢慢地向他的方向走来,窗外洒入的月光映照出的是一张和神崎满如出一辙的面容,眼角微微弯起,这样的笑容在满看来既是倍感亲切,却又隐约觉得有些违和感——仿佛……这种笑容不应该会出现在印象中的这个人的脸上一样。

“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满。”


没看见尸骨因此记忆没完全恢复的神崎满和虽然对真相心知肚明最后却还是选择了把NE演下去独自一人吞下TE的温柔的哥哥,就是我,偏爱的,私设。

预感到现在坑内的小伙伴儿可能还很少,没有战友我也只有写小段子的毅力了……如果你们想看后续的话可以告诉我,趁着这两天很闲一定好好写写,捡捡文笔,我已经是连作文都写不顺的水平了……

吃安利也欢迎,吃吃吃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