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已经与小原鞠莉喜结连理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继续狂い月的脑洞(短渣,私设,剧透严重,也许有后续)


夏天到了。

神崎满在强烈的阳光下眯起了眼睛,抬起手将脸侧冒出的细汗抹去。

说不上特别讨厌某个季节,但闷热的夏季也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更何况,他现在还并不太想迎来暑假——在有那个人在的这种时候。

“——所以说啊,感觉真是非常神奇呢。”

“指什么?”

梓纱一向充满活力的声音在空气都因高温而扭曲的环境衬托下也显得烦心起来,这样想着的神崎满皱了皱眉,反问道。

“什么啊!我刚刚说的话满你全都没听进去吗?!”

“不是,倒不如说我根本没有在听。”

“超过分!我要生气了!——”
 
“嘛嘛。”

听到身边的另一个声音响起时,满顿了一下,没再接话。

“是在说你和翔啦!真的是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啊,简直......感觉就像是人格互换了一样嘛。”

虽然知道这只是无心之言,但神崎满还是煞有介事的用余光瞥了一眼身侧,而身侧那个人像是心灵感应似的,也恰好偏过了头,视线相对的同时,对他微微一笑。

满却没有打算回应这个笑容,反而立刻撇开了视线,一副无视对方存在的架势。
被冷对待的天宫翔仅仅是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不在意的小跑几步继续跟了上去。

“不过总觉得你们俩个好像也没有小时候那样黏着对方了呢,果然是长大了,到了叛逆期?”

梓纱看着两人的举动眨了眨眼。

“跟叛逆期没关系吧......又不是小孩子了,会这样也很正常吧。”

神崎满并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只好无奈的反驳。

“哎——”梓纱显得没有完全接受这个说法,但见对方似乎不准备搭理自己,也只得就此作罢,“啊、不知不觉的已经到满你们家了呢,那就在这里再见吧!唔、要隔一个暑假才能再天天见面了,记得来找我玩呀!”

“是是,你还是先赶快回去吧,天黑了以后就不安全了。”满点点头催促道。

“真是的,怎么像是在赶我走啦!”

吐了吐舌头表示不满,梓纱往前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冲两人挥了挥手,“说起来,听说叔叔要到外地出差一段时间?哎,你们两个人在家时可不要吵架哦。”

“不会啦,放心吧。”不同于神崎满的无奈,天宫翔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

“嘿嘿,还是听人讲话的翔比较可爱,——那我走啦,改天见,满、翔!”

带着玩笑的语气对满做了个鬼脸,梓纱这才转身离去。

目送着少女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道的拐弯处,率先走进家门的是面无表情的神崎满,紧跟在后的是听见开门声才终于回过神的天宫翔。

自从前些日子的某个事件之后,父亲就把满暂且接到了自己的住处,这其实没有什么,令满感到措手不及的是几天后发生的事——在小时候就失踪了的满的双生弟弟翔突然回来了,失踪期间的事情全都是一片模糊,性格却变成了与年幼时截然相反的开朗,这一点倒是和车祸后的满相同。

所有人都非常惊讶,作为两人青梅竹马的新岡梓纱和皆川进更是既惊讶万分又激动不已。
相比之下,得知这个消息的母亲的反应就要平静得多了,虽然这也是可以猜得到的事实。

简短的回忆着过去几天内发生的事情,满已经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将背包随手放在了椅子上。

由于翔的抚养权在父母离婚后原本就在父亲的手上,在一些麻烦的手续办妥后,他也便留在了父亲的家里,结果就是——兄弟俩自然而然的住在了一起。

虽说在满各种或直接或委婉的抗议下,两人被分在了不同的房间,满住在作为客房的房间里,因为本来就只是暂住,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妥。而有关两人之间有些冷淡的关系,旁人也都擅自理解为太久不见的正常现象了。

或许只有满自己清楚,令他不愿意与翔过多接触的原因,并非如此。

不,翔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他当然知道了,毕竟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心知肚明的,那场事故的真相。

最开始满也担忧过那个人会将一切说出来,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表现倒更像是恢复记忆前的他一样——完全默认了自己当前身份的样子。

也不知是否应该松一口气,但满最终也同样的没有做任何表示,只是适度的装出和别人一样的惊讶而已。

日子就这样在微妙的平和下一天天度过着。

但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两个人不得不独处的这一天。


“你进来干什么。”

无意间扭头,却看到不应该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人此时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神崎满顿了一下,还是故作平静的质问道。

“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跟过来看看,然后就跟过来了。”

天宫翔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随后才回答道。

满没再接话,低头收拾着包里的东西。

气氛在尴尬中蔓延着,谁也没有主动打破沉默,直到满的身后响起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条件反射的转过身向后退了两步,没想到一个踉跄靠在了书桌的边缘上,等到神崎满反应过来时,翔已经停在了离他很近的地方。

“......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要说的明天再说吧,你……先出去。”

也许是心虚的缘故,满本能地想要抗拒两人之间不必要的交流,甚至是肢体上细微的触碰,但天宫翔很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从他非但没有把对方的话听进去,反倒又向前靠了些许就能看出来。

“!翔、你......”

“不对吧?”

“......咦?”

没有料到对方会这样回应,满稍微睁大了眼睛,正对上翔弯着柔和弧度的目光,他能从中看到自己惊恐的表情,却忽然不敢再直视那双明明笑得很温柔的眼睛。

这让他没来由的恐惧。

然而天宫翔仿佛看穿了他的意图,他抬起双手捧住了满的脸,也固定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无处可躲。

“不对吧,嗯?”

他轻声重复道,看着面前人反抗着他手上的力道,艰难的想低下头。

“在外人面前另当别论,但是现在,别这么叫我。”

“你是清楚的吧,别让我亲自教你啊。”

神崎满的肩膀开始颤抖,即便他在面部神情上强作镇定,身体的反应却是如何也控制不住的。

良久的缄默,最终他还是妥协了一般的咬了咬嘴唇,缓缓开口。

“......哥哥。”




“乖孩子。”

天宫翔立刻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松开双手,转而抱紧了面前仍然拒绝看他的神崎满紧绷着的身体。

“直到最后你也还是没有回来找我啊,那么只好换我来找你了,翔。”





仅仅一句话,就足以将神崎满从伪装的安逸下打入深渊。

……我是谁我在写什么。

我的满翔其实是从真结局的角度出发的满翔,虽然文里的名字是按剧情发展写的,其实是【真·天宫满 x 神崎满 / 真·天宫翔】的感觉,怕大家误吃安利…………咳,大概是我想多了,来跟我念,年上大法好。

反正又是一堆不科学的私设上线的产物,哎,好喜欢这种感觉啊,不怕,有爱就行。

吃我安利!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