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已经与小原鞠莉喜结连理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之前狂月脑洞的续文02(私设,含剧透)

虽然拖了很久,总之我还是信守承诺的写起了那个后续。

 几天不动笔文笔又缩水了......

 

前文走这儿


 

 

02

 

 

 

“就是这样,所以说......我们大概是不会去了。”

 

 

“真是的......满还真是在关键时刻总会有突发情况的体质啊。”

 

“抱歉啦,原本不是有意想扫你们兴的,但是我也得留下来照顾他才行了。”

 

“不用道歉啦,又不是翔的错,一定是满自己的问题,一放假就松懈了吧,不然哪有人会突然就发烧的啊!不过翔你一个人没问题吗?要不我还是留下来帮你一起照顾他吧?”

 

 “没关系啦,梓纱就好好地享受海边度假吧,再说让进自己去也太可怜了,这边就交给我吧。”

 

 “唔......那就没办法了。翔真的是越来越可靠了呢,不像满,越是长大反而越不像话了,连自己的身体都管理不好。”

 

 “......他要是听到你这么说,肯定会气得不行的吧。”

 

 “难得有机会想跟你们两个一起出来玩啊,进虽然嘴上说麻烦,其实也是一副很期待的样子,有点可惜呢......不过又不是最后一次,下次再一起去海边吧!那我就不打扰啦,麻烦你好好看着那个笨蛋满了,就这样,下周见啦!”

 

 “嗯,回见啦。”

 

 

 

 放下话筒的“天宫翔”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他口中需要照顾的对象身边,而是沉默地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作。

 

神崎满没有发烧,只是因为换季而有点小感冒,这一点新岡梓纱和皆川进是不会知道了,与此相对的,“满”也不会知道自己和他被两人邀请去海边玩的事情。

 

该说是顺利呢,还是理所当然呢。

 

 这样想着,他低下头微微地扬起了嘴角。

 

 

 

 神崎满从早上睁眼开始就感觉浑身别扭,跟感冒给他的那种难受感不同,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但这种感觉的确给了他不太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从他换好衣服推开屋门起就开始应验了。

 

 “天宫翔”正坐在背对着门的沙发上,手里拿着的是一本让他有点眼熟的带锁式笔记本。

 

 

 

“起来了?”


 听到开门声的“翔”转过头,对满笑了笑,

 

 “我给你烧了热水,饿了的话,冰箱里好像还有面包,如果你想吃别的就自己动一下手吧,抱歉啊......我不太会做饭。”

 

 

 ......你要是会做饭才比较奇怪。

 

“......嗯。”

 

满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作为回应,随后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当然,没走两步他又猛地顿住了步子,神情不太自然的重新看向沙发上正专心致志的读着什么的人。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翔”闻言抬头看他,顺便摇了摇手里打开到一半的本子。

 

 “这个吗?这个是......你以前的东西吧?”

 

 

 

 和满想的一样——那是之前拜托爸爸找出来的,“翔”的日记。

 

 

 “你......这种东西是在哪里找到的?”

 

 “唔,就在我现在睡的那个房间里,说起来,在我来之前,那里是你的房间吧?自己的日记在翻看后不确认清楚有没有锁好,也太不小心了。”

 

 

 “翔”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翻读着手中的日记本,直到被满上前一把抢了过去。

 

 

 “别随便看别人的日记好吗。”

 

 满阴沉着脸从居高临下的角度俯视着他。

 

那本日记里记录着他在小时候对所有发生在兄弟两人之间不公平的事情的诉说,当然,偶尔也会有些好事,但那毕竟不在多数。

 

 

 “真冷淡,虽然钻这样的空子确实是我不对。”

 

 “翔”丝毫不介意日记被它本来的主人以如此粗鲁的方式拿走,反倒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着满,表情与他想象中的不同,平淡得没有一点涟漪,

 

 “但我以前都没注意到,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

 

 

 不能让这样的对话的持续下去。

 

 满在心里这么说。

 

 

 他真的一点也不想跟面前这个人谈论起有关以前的事情,什么事都不想,哪怕是那些在他曾经的回忆里还比较令人愉快的部分,他甚至不想和他近距离面对面地站着超过一秒钟。

 

 

 气氛有些凝固,而打破它的是满转身离开毫不犹豫的脚步声。

 

 

 太糟糕了,太糟糕了。

 

 

 这让他想起了一个月前,在医院门口看见那个人时的情形。

 

放学后他原本打算去医院看望一下精神有所好转的妈妈,即使他其实并不那么情愿。那天下午毫无征兆地下起了雨,虽然不大,但还是让人不得不撑起伞来阻挡。而当他终于到达了医院时,却由于伞面对视线的遮挡,不注意撞到了一个正站在门口的行人。

 连忙将伞移开并向对方道歉的满没有注意到那人全身都淋湿了却没有进入室内避雨的意思,可在他终于意识到这点异常后,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

 

 因突然的惊愕而脱了手的伞在地上打转个不停,细密的雨水不断敲击在其上,也打湿了满一路小心谨慎才没有溅上水渍的头发和衣服。

 

 面前人听到声音先是顿了一下,随后才慢慢转过脸来,如出一辙的面容分别映入两人的眼帘,只不过这一情况下的两人,展露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那时候的“翔”与其说是表情冷淡,不如说是面无表情,那张阴郁苍白的脸简直像是一个刚刚活过来的死人一样。

 

 

现在想想,这样的形容虽然有些别扭,但也的确是那样没错吧。

 

 

 

 回忆还没结束,手腕却突然被不小的力道一把拽住,满想要踏出去的步子也被迫停了下来。

 

 他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耳边便传来了“翔”低沉着的声音,其中包含的情绪错杂得令人分辨不清,所说内容让满感到有些茫然的同时,也使他凭空升起了一股无名火。

 

 

 

 

 

 他说。

 

 

 

 对不起。

 


 —

 

 

称呼好麻烦啊啊啊啊啊(闭嘴)

小2k字然而剧情几乎毫无进展,这流水账除了我也是没谁了......最后庆祝岚少终于完结了狂月,同坑人大概会多起来了吧,啪啪啪。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