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已经与小原鞠莉喜结连理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颠倒的狂月(私设,兄弟推,也许有后续)

我好想写这个脑洞啊!!再让我写一个脑洞吧!!(闭嘴)

依旧私设一堆,剧情大致走向如题,剩下的你们自己感受一下。

以上。



00

人在黑暗中总是会没来由的感到恐惧和心慌。

就像此时此刻的天宫满一样。

他抱着膝盖坐在仅容一人的空衣柜里,除了从缝隙间微微透进来的月光以外什么也看不清。

外面非常安静,刚才还渐行渐远的跑步声早已消失了很久,久到连满心中一直在放大的不安都已经逐渐地重趋于平静。

“去了真久啊……翔。”

轻轻的喃声随着嘴唇的一张一合响起,又立刻被一片死寂所吞没,他慢慢地将脸埋入手臂中,封闭的环境内逐渐闷热起来的空气让他有些难受,这种隐隐的窒息感给他一种自己即将死在这里的错觉,这样的认识使年幼的他感到非常害怕,但他能做的也就只有闭上眼,咬紧下唇,耐心地等待着翔回来实现刚才与他的约定。

……
……

“凭什么是你……”

“凭什么是你能得到所有人的偏爱……”

“明明是双子。”

“……为什么我就要接受这种命运。”

“不甘心。”

“……不公平。”

“……你这种人,死掉就好了。”

……

“——还给我。”

……
……

“砰——”

木板断裂发出的响声是在满撑不住睡着时突然传来的,从离他很近的地方。

从梦境中被猛地拽回意识,受到惊吓的他在下意识的僵硬过后才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手里正拿着根类似于撬棒的棍状物,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的天宫翔。
没过一会儿他就立刻反应了过来,利落地从打开了的衣柜里跳下。由于维持了太久的坐姿,已经有些发麻的双腿险些害他摔倒,好在翔眼疾手快地上前扶了他一把,这才没有让他刚出来就一屁股跌到地上。

“满!……呼……你吓死我了,我、我还以为你直接摔出来……”

翔惊魂未定的停滞了一下呼吸,最后干脆将撬棍丢在一边,撑着膝盖弯下腰喘起了气。

满也停顿了半天,许久后才后知后觉的开口:
“什……我才是吓了一跳呢,我还以为翔你……”

——不会回来了。

“诶?我什么?”听见自己名字的天宫翔惊讶地抬起了头,茫然地投去视线,却马上被满搪塞了过去。

“……没什么啦,我还以为……你在外面出了什么事……”

“……我才不会出事呢。”他小声地嘟囔道,“不是……和你约好了吗,一定会回来。”

耳尖的满听到这句话时,不禁愣了一下。

“……噗。”

“等、你笑什么啦!”

“什么都没有!总之,这次的捉迷藏是翔赢了,不但找到了我,还把我从柜子里救了出来,嗯嗯,真是了不起呢!”
说到这儿,满微微笑了起来,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什么啊,这个说法。”
翔撇了撇嘴,偏开脸用别的话题掩饰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

对啊,这可是自己深深喜欢着的弟弟,自己当然也是被他所憧憬着的哥哥。

刚才那些片段……也都只是个梦而已,自己又在多疑些什么。

竟然会怀疑翔,真的是太差劲了。

“啊,雨似乎也已经停了,我们快点回家吧?”为了打破气氛莫名的尴尬,翔率先换了个话题。

满闻言眨眨眼睛:“哎?终于停了吗?呼……还以为要在这里过夜了,太好了,那我们走吧。”
说完他就推着翔的后背向外走去。
对了,翔不是说要出去找大人来帮忙吗?怎么最后还是自己想办法了……嘛,这种事,回去再问也没差啦,“不过明明刚才还能听到窗外有很大的雨声啊,居然突然就停……”

“……满?”背后的力道突然消失,对方的话说到一半也不知为何停了下来,翔有些疑惑的转过头,“怎么了?……看着窗户发呆。”

“……咦?”回过神的满揉了两下眼睛,连忙笑笑表示自己没事,随后又牵起了翔的手,拉着他继续走下楼梯,“我就是检查一下有没有掉下的东西而已,差点就看错了。”

“……这样啊。”虽然满的样子有点奇怪,但少事的性格使得翔也没有太过在意,就没再多问。

两人很快就重新来到了大厅门前时,这时翔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扯了扯满的手开口:“那个,满,说起来,这个门好像打不……”

而打断他的,是满拉开门发出的“吱呀”的陈旧声响。

满疑惑的回头看向正张着嘴一脸惊讶的翔,不太理解他为什么是这副表情,“嗯?你刚才说什么了吗?”

“……没、没什么。”翔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大概只是自己的力气太小了吧,果然还是满比较可靠。

他在心里这样想着,就被满拉着走出了这所弥漫着诡异氛围的洋宅。


雨后的夜空清朗无云,在繁星的点缀下如同画卷里一般美好。
两人在月光的照耀下互相牵着手,顶着夜色匆匆向家赶去。




“今天是满月啊……真漂亮呢。”

满一边一路小跑着,一边这样想到。

之后就是两人都升上高中,天文观察组多了个天宫满,满为了不让响也玩弄翔,诅咒觉醒黑了个彻底然后对翔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的展开了(呸)当然,后面我还没写。
就酱,真的会有人喜欢这种设定吗……烟

评论(1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