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曜千保护大使。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凛泉】离去之原01

  • 离去之原听后感,有强行理解和私设,原曲粉请慎重

  • 简单来讲大概是追星凛月x明星泉,倒叙剧情,集众多狗血展开为大成(不是

  • 我觉得放着真绪这么一个大活人单身有点不妥......抽空给他凑个绪北,虽然很冷,但我喜欢,以及,没有凛绪凛,没有凛绪凛,你们一定要相信他们纯洁的友情!

  • 最后,濑名泉生日快乐❤❤❤


  • 以上。

 

 

-



入秋刚不久,冬日的气息却迅速来临。呼啸的寒风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蜂拥而起的,卷着零零散散的枯黄树叶四散飘落,时而还会撞到步行匆匆的过路人身上。

朔间凛月就是受害者之一。

突然落在皮肤上的片状物惊醒了昏昏欲睡的他,他只好极不情愿的从衣兜里探出好不容易暖和了一些的手,摸索着捻起迎面掉在脸上的枯叶,然后又立刻被冷空气刺激得往围巾里缩了缩脖子。

手表显示的时间早已过了约定好的下午五刻钟,而一向非常守时的青梅竹马偏偏在这个气温骤降的日子放他鸽子,这样的认知让朔间凛月很不高兴。

“啊啊……区区一个真君,竟然让老人家等这么久,真是没礼貌呢。”

手机接收了一条未读简讯,来信人正是他不满的对象,衣更真绪在信息中连打了好几个对不起,并接着表示因为堵车可能会再迟到半个小时,朔间凛月撇撇嘴,随便回了一句便将手机丢回到大衣口袋里。


三十分钟,都足够回家取一趟手套再回来了。


他这样想着,漫无目的的打量起了周遭喧闹的街道。


天气变凉也同样意味着白昼时间的缩短,太阳直射点的变化和影响是国中课本上就出现过的知识点,然而对于朔间凛月这种作息颠倒的生物而言,它唯一的用处就只是让他明白自己活动的时间又可以变长了,不谈只有傻子才会顶着凉风跑到户外撒欢的话。

夜幕渐渐落下,用朔间凛月的话来说,吸血鬼登场的时刻就要来临了,虽然这一设定的真实性以及中二程度令人发指,以至于作为他少数亲密好友的衣更真绪吐槽过不下数次,但朔间凛月本人从来对此不可置否,俨然一副反正我就这样了,信不信由你的架势,搞得对方每每都只能苦着脸哑口无言。


街面繁华的景象似乎永远不会受到外部环境的干扰,时间越来越晚,路上的行人反而在不断增多,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与眼花缭乱的荧幕广告也随着天色逐渐变暗点亮了起来,明晃晃的灯光刺得朔间凛月不得不微微眯起眼睛,正当他想对这一现象表达抗议时,注意力忽然被正对面亮起的荧屏吸引了过去。

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个长相顺眼的青年,年龄看起来与朔间凛月相仿,浑身上下的气质却截然不同。画面上的他虽然为了迎合广告主题而微微笑着,一双浅蓝色的眸中透露出的却是清晰可见的淡漠与高傲。

或许也没那么清晰可见,但朔间凛月就是这样觉得。

他低下头瞟了一眼角落的标注——代言人:濑名泉。

......濑名泉。

他默念。

这个人他是有印象的。濑名泉,最近火起来的当地偶像,曾经是知名杂志社的签约模特,兼顾着一些艺人的工作,期间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故,消声灭迹一段时间后,近日才以偶像的身份再度复出,凭借着一副拒人千里却又引人瞩目的姣好相貌,在大众中的人气毫无阻隔般直线飙升。

不如说,这么个话题人物的名字,没印象才奇怪了。

朔间凛月其实不太关注偶像圈的事情,他只是个偶尔给人画画插图的自由散漫人士,平时都宅在自己的小窝里睡得昏天黑地,人际圈也窄得不行,要不是从小为他操碎了心的青梅竹马以及在自己事业上小有一番成就的兄长的无偿帮助,估计他早就已经露宿街头了。也因此,对于濑名泉这个名字,除了那些名气以外。他唯一知道的是与衣更真绪共事的一位友人也曾和濑名泉一起工作过,但那个人对濑名泉的评价完全没带上过“帅气”一类的字眼,更多的反倒是“一直缠着我”、“很难办”、“超可怕”的言辞,记得当时这还挑起了朔间凛月不小的兴趣。

然而当亲自在屏幕上看到这个人时,朔间凛月的心情却没能那么平静了。

他不怎么用“好看”这个词来形容别人,尤其是对同性,但现在除了这个词他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发现自己无法移开视线。

细细揣摩一番,倒也不是因为什么一见钟情、二见倾心的言情小说原因,他就只是单纯的想这样一直看着对方,一种隐隐约约的既视感涌上大脑,这样的念头盘旋在他脑海中摆脱不开,奇怪的是他自己竟然也很乐意顺从下去。

好像,就要被那一眼澄清的泉水吸进——


”——凛月!“


混乱之中,落于肩膀上的拍打猛地拽回了朔间凛月的意识。
他眨了眨眼侧过头,衣更真绪正站在旁边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回过神的瞬间,他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啊,真君。“

”你那是什么语气啊......不过,抱歉凛月,这次是我不好,我没想到会中途堵在路上......“

见他总算注意到了自己,衣更真绪叹了口气,上前一步率先冲凛月再次道歉,并面露愧疚的双手合十。
但朔间凛月明摆着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他挑了挑眉,慢悠悠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才抱着胳膊转过身来。

”太过分了,我可是一直在等着哦?真君要是再不来,我大概就要冻死在街上了吧。“

”不、再怎么说那也太夸张了......好好好,算我错啦,但你自己不也是,我都站在旁边那么久了,你还看广告看得那么出——......“

戛然而止的声音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中格外突兀,衣更真绪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然而即便健谈如他,此时也没办法立刻找到巧妙的方式将气氛圆过去了。
但令他惊讶的是,朔间凛月毫不在意的主动带开了话题。


“真——君——,不是说要请我吃晚饭吗?快点走吧,到室内再说,外面好冷。”

“……诶?啊、嗯,那走吧,——等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请你吃饭了......”


僵硬的空气被暂时冲淡了,微妙的原因两人都心知肚明,却没人再提出来。


衣更真绪煞有介事的回头看了一眼朔间凛月刚刚紧盯着的屏幕,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随后又立刻摇摇头,小跑着追上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的凛月。

 

 

 

“......所以我就说——”

 

 

昏黄的灯光和着暖融融的热风令人十分惬意,朔间凛月舒服的窝在靠窗位置的沙发上,头枕着柔软的靠垫,对面衣更真绪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听得他晕晕乎乎的只想倒头睡去,直到对方无奈的提高了些音量才打断了他险些溜走的意识。

 

“嗯......嗯......什么?”

 

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坐起身,朔间凛月端起桌上喝了一半的碳酸饮料咕咚咕咚一饮而尽,随后才晃晃悠悠的重新清醒过来。他稍微调整了下坐姿,抬头很是无辜的看着对面一脸无奈的衣更真绪。

衣更真绪虽然早已经习惯了对方一贯懒散的态度,却还是忍不住叹息出声。

 

“......我说啊,虽然确实是我迟到在先,但好歹也是我把你叫出来的,至少稍微听一下吧?大体上你不是号称晚上才更有精神。”

 

“哎,看来真君完全没有在好好反省嘛。虽说是这样没错,但现在可是冬天,稍微偷懒一下也没关系吧?”

 

“不管怎么说,现在可是秋天哦。”

 

“ま~くん就知道较真,会长皱纹的。”

 

“那真是多谢你的提醒......”

 

等衣更真绪意识到自己原本打算继续的话题又一次被对方成功挑开的时候,朔间凛月已经摆好了姿势准备进入二度睡眠。

心知谁也无法阻止有了睡意的青梅竹马,他索性往后一靠,盯着窗外被大风吹得颤颤巍巍的树木发起了愣。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吧。”

 

在颇为漫长的安静后,衣更真绪忽然下意识般的低声开口。

 

 

朔间凛月的眼皮不着痕迹的动了动,最终又归于沉寂。

 

 

 

TBC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