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信仰的TSp,曜千保护大使。

花江_タケカ

© 花江_タケカ | Powered by LOFTER

【绪北/昴真】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01

感觉还是有人吃这种ts内销的,突然兴奋。

这篇打的tag有点多,主要目的是卖安利,因为实在是太冷了,以后就不会打这么多了。

如题的cp,其实剧情没有什么阴毛,就只是个日常向而已,不要被骗啦。


以上,食用愉快。


 


 

 

 

 

「你使我的整个身心都注满了对你的爱意,这种情感令我理智俱尽。」

 

 

 

 

 

 

 

那是发生在衣更真绪小学时候的事情。

 

 

小学生的放学时间总是非常的早,作为从小就非常让父母省心的孩子,在把妹妹接回家之后,真绪一如既往的拿着母亲清早留在冰箱上的购物清单,揣好零钱便出了门。

 

那天的天气非常好,初夏的气温还不会热到燥人,细微的小风吹在身上反而十分惬意,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的心情也就自然而然的舒适起来。

 

和平时相同的去往超市的小路,一样的路杆,一样的景色,然而就在他抱着快去快回的想法逐渐加快了脚步时,与周边熟悉风景相违和的一抹身影拽住了他前进的步子。

 

是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子。

 

隔着一段距离,真绪能确认的只有这一个信息,如果非要说点别的,那也就只有是他不认识的孩子而已了。

 

[......是新搬来的吗?以前似乎没有见过呢。]

 

恍恍惚惚的这样想着的时候,像是有所感应一般,被惦记着的男孩顿了顿,随后转过了脸。

 

小孩子的模样本身就有一种招人喜欢的稚嫩气质,但不得不说,面前这个孩子的容颜确实有点惊艳到他了。

 

真绪也见过不少好看的男孩子,就比如邻居朔间家最小的儿子,也是他比较亲密的挚友,但这个人却给他与众不同的感觉。他就像是一流的工匠悉心雕琢出的精致艺术品一样,黑发在热烈的阳光照耀下徐徐生辉,蓝色的双眸透露着稚气和一种不符合年龄的稳重,皮肤白得像冰雕般清冷,让人忍不住想伸手过去,轻轻地触碰上一下.......

 

 

 

 

“所以你就伸手掐了人家的脸一下,然后把他吓跑了?”

 

“......”

 

 

衣更真绪稍微有点后悔跟青梅竹马说起这件事了,尤其是看到对方原本困得分秒秒要晕过去似的状态在听完他的描述后变成整个人从椅子上直接笑翻下去后,他沉默了下来,身体动了动,几乎想立刻离开教室。

 

虽然这确实本来应该是个美好的相遇故事,被自己搞了这么个莫名其妙的结果,让人感叹一下也没什么不对的,不如说应该还算是自己的不好,但他还是因为羞耻而有点生气。

 

“没有那么夸张啊,只是碰了一下,然后发生了点误会罢了,再说也没有把人吓跑......凛月,再笑的话,明天就没有人去叫你起床了哦。”

 

“ま~くん还真是从小就不懂情调呢,活该没被女生告白过。”

 

行吧。

 

他想。

 

这种赌气的方式对向来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朔间凛月而言,可能确实没什么用,对方说不定明天就直接不来上学了。

 

“......不,偶像科是没有女生的吧。”

 

“比起这个。”

 

没打算回应这句质疑,朔间凛月重新坐正身子,漫不经心的伸了个懒腰,

 

“那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就算是真君的初恋,现在又提起来,应该也不只是巧合吧?”

 

“等一下,什么初恋!?......算了,真不知道你这么敏感到底是不是件好事。”

 

 

虽然准备再反驳一下,衣更真绪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眼神也飘忽起来。

 

 

 

 

“嗯......我可能,又遇见他了也说不定......”

 

 

 

 

 

 

 

 

 

“......——噫!?”

 

 

等到巨大的响声终于平息后,游木真才恍惚地松开了捂着耳朵的手。

 

不知道装着什么的陈旧纸箱重重落地,带起了浓厚的一层灰尘,激得他忍不住一阵咳嗽。

 

帮忙打扫空闲的训练室显然不是一份轻松工作,但因为是来自实在没法从制作人的工作中抽身的杏的请求,游木真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毕竟他一直也希望自己在平时也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说是他的心结也可以,即使组合的成员们和杏一直都在肯定他的努力和进步,他仍然觉得自己与大家的差距还远远没有追平,自暴自弃这种词汇已经不会再被他用来形容自己,但一点也好,如果能追上其余人的脚步,不做他们的拖油瓶,他就相当的满足了。

 

 

当然,眼下还是把清扫做完最为重要。

 

 

混着空气呛进呼吸道中的粉尘实在是不怎么令人好受,咳得昏天黑地的游木真过了很久才终于缓过气来,他稍微掸了掸衣角,随后倚靠着手中的扫帚才勉强撑稳重心,眼角由于刚才的不适挤出了星星点点的泪花,被他用手腕随意抹了下去。

 

“呼.......扫除也真是相当危险的事啊——呃、不行不行,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的话,之后肯定会被大家嘲笑的吧......”

 

使劲甩了甩头让自己重新振作,他干脆在掉下来的纸箱旁边蹲了下来。用来封口的胶带已经失去了黏性,他伸手拨开挡在上面的部分,有些好奇的看向了里面装着的东西。

 

 

“......CD?”

 

“ウッキ——!发生什么事了吗?”

 

 

毫无预兆的喊声顿时吓了正在仔细琢磨事情的他一跳,条件反射的将CD盒放回箱子里,他抬起头惊讶的看向门口。

 

“明、明星君?......”

 

 

听到隔壁教室传来重物落地的声响以及熟悉的惊呼声时,明星昴流抱着一摞练习册正打算去办公室,这当然不是他自愿揽来的差事,而是被一年级学弟紧急叫去社团活动室的冰鹰北斗强行丢给他的,不过他看起来也确实是一副闲得没事做的样子,虽然嘴上抱怨连连,最后还是乖乖接了手,途中还碰上了匆匆经过的杏,他就顺便问了一下其他几人的去向。

杏虽然不清楚真绪去了哪里,但将自己拜托真帮忙打扫教室的事情告诉了他,这大概也是他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那个惊呼声是来自谁的原因吧。

 

出于下意识,他几乎是眨了一下眼就当机立断的收回了刚刚迈进办公室的半只脚,四处张望一番,最后将书本往门边的地上一放便转身向声音的位置跑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幸好,当他一边喊着对方的名字一边推开门时,被叫到的人正完好无损的蹲在离门不远处的地方,除了周围散落一片的东西显得十分狼藉以外,他本人看起来倒不像是受了什么伤的样子,这也让明星昴流松了一口气。

 

 

“呜哇、超糟糕啊这个场面,我还以为ウッキ被什么东西砸到了呢!”

 

“......啊,那个,我没事的!刚才不小心把这些箱子弄倒了......明星君就在旁边的吗?抱、抱歉,让你担心了吧?”

 

愣了半天的游木真有些懊恼,或者自己真的是做不好事情吧。

 

“你在说什么啦,根本不用道歉的,ウッキ一个人来清理这么大的屋子本来就会很吃力吧?我也来帮忙好了!”

 

不等对方回答,明星昴流已经大步走到了他身边,而且还从善而流的拿走了扫帚。正当他打算再说点什么时,忽然也被那个摊开着的纸箱吸引了注意力。

 

 

“嗯?......ウッキ,这个是?”

 

被彻底抢走了主动权的游木真好容易回过神,就立刻被明星抛过来的问题转移了话题。他顺着对方的视线也低下头。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因为刚才它掉了下来,我就稍微看了一眼,好像......应该是以前的CD之类的东西吧......?”

 

话音刚落,只见对方已经伸手把他刚刚放下的盒子又重新拿了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端详后,游木真看到他的神情变得难得的有些认真了起来——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ウッキ。”

 

 

认真起来的明星是游木真很少能见到的,也正因此,他不由得也绷紧了神经,紧张的对上了面前人微微皱着眉的表情。

 

 

 

 

“我们可能,找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也说不定......”

 

 

 

 

 

 

TBC


评论(10)
热度(51)